•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香港法官的職業人格

    [ 陳笑塵 ]——(2013-12-27) / 已閱9098次

    香港的法治,并不陌生,有口皆碑——香港之所以得以成為與紐約、倫敦并駕齊驅的國際金融中心,健全的法治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根重要支柱。香港屬于英美普通法系地區,法律傳統和司法體制機制與我國內地均有很大差異。僅僅一周的培訓時間,走馬觀花、蜻蜓點水,但學習、交流的每一個環節、每一個點滴,在細心品味和領略中,對自己而言都成為具有不一樣意涵的時空片斷,當把這些不同視角、不同場景下原本似乎并不相關的零碎印象小心翼翼地組接起來,筆者的眼前慢慢浮現出一幅逐漸清晰的香港法治拼圖,不必說良好的社會秩序背后的社會規則,也不必說其共同的法治信仰,還有至高無上的法治權威,僅僅是其中的香港法官的職業人格拼圖就已讓筆者輾轉反側、反思良多。


    印象一:寂寞與文字

    香港之行,讓筆者對香港的法官職業人格有了不少直觀的感知。正如早有所聞,香港法官具有良好的專業素養。香港的法官只能從法官助理或律師等職業人員當中產生,而且大多由下往上嚴格逐級遴選,到終審法院的法官普遍都有二三十年的法官或律師執業經驗。給我們授課的一位姓黃的資深律師直言不諱地說,他不喜歡當法官,因為香港的法官沒有朋友、沒有親人,做法官太寂寞。筆者不太贊同黃律師的這一見解。一方面,從社會層面而言,香港法官并不寂寞。法官并非不食人間煙火的“圣人”,他必定是在現實社會的大家庭中長大,他也有父母、兄弟姊妹、配偶孩子等親人,甚至是情投意合的朋友。他也遍嘗世間冷暖,參透人間炎涼,也正是這些經歷才會成就他主持公平正義的濟世情懷。只是工作的性質使他必須遠離燈紅酒綠、利欲充斥的社交圈。另一方面,從內心世界而言,香港法官是享受寂寞的。周國平在《靈魂必定獨行》中曾說過:“人是需要獨處的。獨處是靈魂成長的空間,獨處才能保護自己內心世界的安寧。”筆者深信,我們很多法官在讀到這段文字時都會怦然心動、強烈共鳴。

    黃律師的另外一句話則讓人感慨不已,“不愿意跟文字打交道的人當不了法官”。因為香港法官遵循判例法判案,不少經典判決往往要查閱各種既有判例,并嚴格推理論證每個細節,不亞于寫一篇學術論文。所以,內心沒有強烈職業追求的人,是做不到這一點的。而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斯蒂文斯更是認為,“評價一個大法官成就的標準,還是看他在最高法院期間寫出了什么樣的判決意見”。


    印象二:薪酬與獨立

    說到職業追求,不得不提到香港法官的待遇。香港法官的月薪大約在10余萬到20余萬港元之間,相對于普通老百姓和公務員來說,的確已經很高。但如果要跟律師相比,法官的薪俸卻依然是微不足道的——在香港,資深律師一年掙幾千萬港元是很平常的。不過,依然會有很成功的大律師進入法院去從事法官職業,比如香港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馬道立。顯然,對于這些法官來說,錢不會是他們從事法官職業所考慮的因素,唯一的解釋只有他們心中對于這一神圣職業的理想追求了。

    香港法官職業人格讓人敬佩之處,還在于他們不屈從于任何外來壓力,謹守心中的法律良知行事。有這樣一個真實的案例:香港高等法院法官林文瀚(也是龔如心世紀遺產案的主審法官)曾經主審美國某公司訴剛果共和國一案,由于涉及外交問題而使該案具有濃重的政治色彩,但林文瀚的態度非常鮮明——“政治不是法官考慮的問題”。該案的最終結果雖然通過政治的途徑予以解決,但林文瀚的法官職位卻沒有因其與政治考量不符的判決而受到任何影響,相反,在不久之后還升任為高等法院上訴庭法官。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關于民意與最高法院判決之間關系的一段話值得我們深思,“我們的判決不能隨著大家的喜好,更不能被一時的民意所主導……歷史上,最高法院許多最負盛名的判決,一開始都非常不受歡迎,那種認為我們應屈從于公眾抗議的說法,對維系一個法治國家來說,是非常有害的”。


    印象三:尊崇與微笑

    在香港,法官是最受尊敬的人。在一堂關于法院與公關、媒體傳播關系的培訓課上,老師提到,香港的媒體是很“牛”的,可以批評香港政府,可以指責特首,可以用“狗仔隊”去跟蹤偷拍明星,甚至可以做很多不負責任的報道和評論,但是唯獨從來不敢隨意批評法院和法官,不敢干擾司法審判。因為,在香港,司法的權威不容任何人侵犯和挑釁。而法官的尊崇地位背后的良知和人文化的一面則更讓我們感慨萬千。在高等法院,筆者旁聽了一個關于毒品犯罪的刑事案件,被告人是一外籍男子,從進入法庭到詢問被告人:“被告人你是否認罪?”自始至終,法官臉上都洋溢著溫和親切的笑容。另外還旁聽了一起關于商業欺詐的刑事案件,律師在詢問證人時,證人的精神狀態顯然很不好,反應十分遲鈍,但主審法官卻顯得非常有耐心,反復地向證人重復和解釋律師的提問,確保證人清楚問題并準確作答。后來,法官干脆暫時休庭,讓證人調整狀態后再重新開庭。

    “我們在庭上很放松,我們對案件會認真細致,對律師會客客氣氣,會以開誠布公的態度處理手頭的工作。”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肯尼迪對法庭的氛圍給予了更明白無誤的解釋。其實,對于法官來說,這樣更有利于查明案件的事實。這也是筆者做審判長后的深切感悟之處。在法官眼里,當事人都是陌生的朋友,給予應有的尊重,仔細的聆聽,充分的溝通,無論案件的未來結局如何,但庭審的良好開始則預示著一切都會有美好的結局。


    印象四:袍澤與悲憫

    香港法官的團隊作戰能力很強,有這樣一些數據足以告訴我們一切:全香港總共只有130多位法官,2012年辦理的案件約42萬余件。試想,130多名法官審結42萬余件案件,年人均結案3000多件,一年按250個工作日計算,每人每個工作日結案約13件。香港法官不是“鐵人”,但在每一個法官的背后一定有一群非常優秀的法官助理、書記員團隊在共同“鏖戰”。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在談到與同事們的合作時,也曾指出,“你永遠不能一個人獨自做決定,必須學會與同事們協作,才可能辦好每一個案子”。《美國大法官訪談錄》序言中的“袍澤之情賦予我們應對各類復雜案件的能力,哪怕是最棘手的案子”應該是最好的總結。

    另外,老師在課堂中提到了一個小案件,香港某位高官因駕車違規切線被提起控告,被告人認罪并向法官表示抱歉,因這種小事而浪費了公共的訴訟資源。但法官卻很嚴肅地指出,駕車無小事,關乎他人及公共安全。此外,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人員向我們介紹,同樣是前述的那位林文瀚法官,在其主審的一個標的額只有100萬港元的案件中,雙方當事人寧可支付400萬港元的律師費也不愿調解。他在判決中,毫不留情地斥責雙方當事人行為不理性、浪費公共資源。

    近年來,香港在法官的主導下日益重視司法調解,并確立了在某些小額訴訟中強制調解前置的程序。在這些小細節里,香港法官充分向人們展現了他們身上所蘊藏著人性的正直、仁愛、寬容、悲憫等美德,這就是可感可知、有血有肉的司法職業良知。因此,多年來,香港法官從來沒有因為行為不檢而被免職的。香港法官備受尊崇,與其說這種尊崇來源于法官的職業地位、司法的權威,毋寧說法官也用其獨特的人格魅力捍衛了這一神圣職位的尊嚴,為司法權威增添了人性的光輝,兩者相伴相生,相得益彰。


    (作者單位: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天津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