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2019年最新大數據公司法律風險解讀

    [ 信之源律師事務所 ]——(2019-6-17) / 已閱419次

      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網絡商品交易和服務、大數據開放分享與隱私保護、數據權利爭議、數據安全管理等方面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斷出現,給大數據行業的運營和開發帶來諸多挑戰,從法律上進行風險控制不可或缺。


      記者:大數據作為全新的領域,律師自身又是如何在知識和業務上做到與時俱進?
      宮愛麗律師:我們主要通過以下幾點來確保在大數據企業法律服務上的先進性。
      1、關注數據技術類公司前沿發展動向
      掌握技術類公司發展動向是確定法律指導模式的關鍵,因此密切關注技術前沿發展動向確有必要。與公司開展合作需要方方面面的基礎,律師不應該只懂法律,也應該懂技術和商業運作模式,只有緊跟科技發展前沿,與社會發展同步且把握住未來發展方向,才能逐步拓展律師業務,否則律師業務服務范圍將受限,最后止步不前,最終將被時代淘汰。
      2、積極參與大數據立法及規則確立工作
      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網絡商品交易和服務、大數據開放分享與隱私保護、數據權利爭議、數據安全管理等方面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斷出現,給數據類公司和大數據行業的數據合規和風險防控帶來諸多挑戰,提出更為復雜和專業的要求。由律師深度參與、全方位幫助應對這些挑戰,具有廣泛而迫切的需求。數據類顧問律師作為一線法律工作者,應當對業務新領域保持前瞻性和敏銳度,下一步我們將參與數據類工作開展數據類法律制度研究和實務研究、加強數據類業務培訓和人才培養等方面的工作,參與我國大數據類制度建設,推動大數據類事業發展。
      3、與顧問單位保持經常性溝通,及時解決業務中遇到的法律問題
      很多律師做法律顧問僅限于單位有需求時才給予回應,這樣很難說是稱職的法律顧問。特別是在技術革新日新月異的今天,如果不緊跟顧問單位業務發展步伐,則無法在最短時間內消化客戶遇到的問題并提出解決問題的有效方案。因此我們在提供法律顧問服務時與客戶時刻保持溝通,詢問業務最新進展、預判可能出現的法律問題等等,這樣不但能保持與客戶粘性,還能時刻關注是否存在法律風險。
      4.關注技術類公司訴訟案件,積極參與學習交流
    律師的非訴業務與訴訟業務“分工不分家”,很多非訴風險控制點都在訴訟案件中出現過,因此我們會多關注技術公司的訴訟案件,幫助顧問單位防范經營風險。此外,多參與跨界業務交流,特別是專業從事技術公司提供法律服務的資深專家,或具備技術經驗的法律同行等。



      記者:在組建團隊方面,有什么心得和經驗,這個團隊有何特點?
      辛霞律師:我們大數據公司法律顧問團隊具有年輕化、專業化、融合化的特點,團隊律師們團結、敬業、有干勁,他們不僅業務功底扎實,而且善于溝通,這不僅有利于團隊組織建設,而且在與客戶合作過程中,也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對于組建團隊我們主要從幾個方面考量:
      一是法律專業為先,注重其他行業復合型人才
      數據類公司的法律顧問服務本質上仍然是提供專業法律咨詢、進行風險防范,因此團隊成員選擇上仍然以法律業務扎實、經驗豐富的律師為主,如果律師具有復合型工作背景,對顧問服務能起到幫助作用的會重點邀請加入。比如我(辛霞律師)曾經做過公證員,對信息發布、信息公證等方面有非常豐富的經驗;團隊中的張敏(實習)律師,曾在北大法寶數據庫及其他技術公司工作過,對技術開發、平臺建設等具有一定產品經驗;還有我們的黃守艷律師,原來是計算機專業出身,后來跨界轉行成為律師,計算機技術和法律的專業知識。這樣為客戶提供服務時,我們能夠在最短時間內與客戶建立業務鏈接,客觀上也避免了法律服務中“律師不懂業務”的尷尬。
      二是注重從客戶角度出發培養律師商業思維習慣
      無論是常規的法律顧問單位還是數據類公司法律顧問,律師都要建立商業思維模式,以“客戶頭腦”去思考法律問題,這樣才能避免疏漏。比如我們曾經為一家地域性生活服務網站提供顧問服務,需要為這家網站提供相關的用戶協議、授權協議等。我們在與客戶溝通過程中發現,客戶對自身的商業盈利模式闡述十分清楚,簡單幾句話就將整個網站的運營思路交代完畢,然而這就需要我們在最短時間內對這個網站運營的步驟、時間節點、涉及對象,包括付費模式、信息存儲模式、二維碼兌換等細節作出判斷,解讀分析其中的法律風險,進而形成相應法律文書。
      如果我們對客戶的商業思維習慣不夠了解,或者自身并不具備這種思維能力,那么在與客戶溝通中必定會有阻礙,進而影響客戶法律服務體驗感,降低法律服務品質。
      記者:在提供服務的過程中,發現了哪些行業性的問題,或者法律、法治環境等領域的欠缺,對此有何建議?
      辛霞律師:律師不但是法律服務提供者,也是消費者。當今社會,技術發展迅速,以前每個人都是作為個體進行社會活動,隨著大數據、云計算的出現使得我們每個人都稱為“數據的締造者”,每個人自己生活的軌跡,都可以用數據一一呈現。從消費者角度來說,我們希望商家也好,服務提供者也好,在與消費者交易的過程中做到公開獲取、盡少獲取他人信息為原則提供服務,我們經常看到一些移動客戶端程序如果使用則需要授權,對方會獲取你已公開的信息,如昵稱、位置、電話、頭像等。試問,我們需要這個服務時,商家提出的這些信息獲取要求是否有必要?如果獲取了,是否確保這些信息不會外泄,有沒有技術保障?諸如這些問題,消費者在使用這些系統提供服務時絕大多數已經給予充分告知。但我們也能感知到,如果同意個人信息授權,那么這個商家的服務就可以購買,如果不同意,則無法使用。消費者沒有任何商量或者回旋的余地。對此,我們希望主管部門能從行業規范角度出發,加強該類技術服務監管,健全相關制度規范和法律法規,而非因為提供服務就任意獲取消費者的個人信息。
      另外,作為律師從法律顧問角度出發,希望客戶提供產品服務的同時能夠充分告知消費者信息獲取范圍,存儲設施及方式,做到讓信息提供者知情;如果需要信息二次使用或利用,則應該進行相應脫敏,模糊個人信息等工作,防止個人信息外泄。
      記者:您在為客戶提供法律服務中的有什么故事、插曲,比如是否有小沖突?
      辛霞律師:這里有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幾個例子,為了保護客戶隱私,這里我就不提這些企業的具體名稱了。
      第一個例子是我們服務的一家常年法律顧問單位要開展全國性業務,他們按區域劃分業務版塊,并計劃到相應城市開展業務,要求我們為其起草一份書面協議,以便與合作方對接。經與客戶溝通,我們了解到其開展業務的性質以及現有的資源,我們提出了合理化建議,認為在其現有資源的基礎上應充分利用互聯網及大數據的優勢開展業務,我們與客戶一起重新設計了商業運作模式,并起草了一系列的法律文件,最終形成一個完整的服務用戶權益法律“保護鏈”,防范可能出現的法律風險。目前該顧問單位在東北三省經營已初見成效,事業蒸蒸日上。
      第二個例子,是一家有具有多年技術服務經驗的公司,他們是專業的信息系統解決方案提供商,也就是我們百姓日常所說的“平臺或者管理系統”的提供者,這家提供商主要為醫療行業以及部分法律行業提供個性定制化的電子管理系統。客戶希望律師能夠規范他們對外業務合作服務,因此找到我們所為其提供信息系統搭建服務協議,當然,客戶重點是僅是想要這份協議,但我們作為律師則從客戶業務角度業務全盤考慮出發,建議為其提供電子系統搭建服務協議模板的同時,配備知識產權協議、輔助授權協議、法律聲明、保密協議、資金托管協議等法律文件,形成了法律服務閉環,為消除可能遇到的產權風險提供了完整的法律支持。
      第三個例子是我們曾經接到過一個涉及大數據運用的專業咨詢案例,該客戶想在短時間內大量獲取用戶資源,以促進企業快速成長,需要律師出具法律意見。我們團隊律師經過盡職調查,發現客戶獲取用戶資源的方式方法存在巨大的法律風險,為此我們律師做出充分的告知,并出具了相應的法律意見及改進建議,要求客戶糾正潛在的法律風險。由于投資壓力以及受利益驅使,客戶并沒有認真落實律師的意見。就在上一個月,我們得知,該客戶因侵犯第三人平臺系統,肆意抓取用戶信息,其實際控制人及業務骨干因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犯罪行為被刑事拘留。
      其實無論是門戶網站還是系統平臺,最終都會歸到數據沉淀上來,客戶通過各種端口、平臺沉淀下來的數據可以依賴自身技術進行數據清洗、二次加工,甚至可以上市交易,但這些數據必須不能侵犯他人隱私、泄露機密等。這就需要相關的配套法律文件支持,我們這樣做既不是“搭配銷售”更不是“強買強賣”,而是完全站在客戶的角度為客戶著想,通過法律服務真真正正為客戶避免風險,消除后期觸礁之險。

      記者:還有其他比較有意思的案例嗎?
      辛霞律師:我們一家顧問單位創立時間已久,并且多年前曾經參與過房地產開發業務,經過多個主管部門層層審批。但去年因為這家單位涉及訴訟,需要調閱以往房地產業務的相關材料,為此,我們團隊律師在客戶的帶領下,逐個翻閱以往的檔案記錄。在那個沒有電子卷宗,也沒有電子記錄的年代,所有材料檢索、歸檔完全依賴人工,因此查閱案卷我們也是親自逐本逐頁翻閱,客戶甚至專門騰出一間屋子供律師查閱,因為這些都是涉密文件。
      其實,如果以現在的方式處理這個問題就相對容易,檢索電子文檔,定位位置和文件,調閱分析,形成文檔。如果搜尋數量持續增多,需要分析案件內容,則可以依賴數據分析技術手段,也就不用占用過多人力時間。
      講這個故事的意思是,我們作為客戶的法律顧問,一定要為客戶提供到位的法律服務。所謂到位,就是很多工作要親力親為,不推責任,不當甩手掌柜,以方便客戶、利于客戶為原則,通過我們的努力為客戶提供安全、穩定的法律服務,保障客戶商業利益,防范法律風險,為客戶合法合規經營保駕護航。


      專訪最后,宮愛麗律師就大數據行業的發展和潛在的法律風險進行了總結:
      有人說大數據是人工智能的基礎,是未來數字商業的靈魂。谷歌、亞馬遜等互聯網企業在利用大數據方面所做的工作使數據行業看到了新的發展路徑。大數據在教育、醫療、汽車、服務性等各個行業的應用所彰顯的能量使企業、研究者對大數據的未來充滿信心。但我們還是要提示企業數據運用、數據使用過程中的法律風險,防止陷入不必要的糾紛,影響企業經營。
      近年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件量逐步上升,非法信息采集、信息泄露、非法售賣、利用的情況依然很嚴峻。甚至一些機構和個人可以極其低廉的價格售賣個人信息,試問這些數據從何處來,他們是如何獲取到的?從目前看來,“大數據”模式的法律風險主要來自于大數據的來源和取得方式上。比如“大數據”的“采集行為”,以及“大數據”模式的“加工成果”應用方面。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天津11选5走势